這游戲如果不拿年度游戲,我第一個不服

時間:2019-11-08 10:50:54    來源:uu游戲   

   「繩索」和「棍棒」是人類最早發明的兩種工具,繩索可以將好東西收歸在身邊,棍棒則可以抵擋麻煩。兩者皆是我們最早朋友,皆由我們創造,有人類的地方就有繩索與棍棒。

  不要誤會,這么哲學的話當然不是我說的。

  這段話來自日本文學代表人物安部公房的作品《繩》,同時也是《死亡擱淺》想要探索和傳達的核心理念。

  

 

  死亡擱淺

  所以,《死亡擱淺》是個什么游戲?

  在某個虛構的未來,世界各地發生了神秘的爆炸,觸發了一連串「死亡擱淺」事件,改變了整個世界。

  從那之后,天上動不動就會開始下「時間雨」,所有被它淋濕的物體時間流速會變快。

  金屬會很快腐蝕并生銹,植物會迅速開花然后凋謝,人類則會立刻衰老然后死亡。

  

 

 

 

  前一秒還是鮮肉帥哥

  

 

 

 

  下一秒就變成糟老頭子

  但最可怕的不是「時間雨」,而是「擱淺物」。

  如果把一個人的死亡比喻成回歸生命之海,那么「死亡擱淺」就和字面意思一樣,人類死亡之后在回歸生命之海的海灘邊上擱淺了,回不去了,變成了現實世界里無法看見「擱淺物」。

  

 

  擱淺物雖然看不見,但行動時會在地上留下手印

  

 

 

 

  遇到他們的時候,最好屏住呼吸

  變成了「擱淺物」的人類會在下「時間雨」的地方出現,他們如怨靈一般的尋找活著的人類,而一旦兩者發生接觸,就會產生「虛爆」,其威力堪比核彈,會摧毀周圍的所有東西,并在地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手印。

  

 

  一個不小心,就可能觸發如此威力的虛爆

  面對「死亡擱淺」事件,毫無對策的人類瞬間遭遇滅頂之災,整個世界也因為「虛爆」變得滿目瘡痍。

  幸存的人類無暇顧及他人的生死,紛紛獨立成群抱團取暖,社會結構與關系的改變讓人類出現了一系列新的心理疾病,再加上對未來以及「死亡擱淺」的絕望讓生育率大幅下降,人類社會只剩下「孤獨」兩字,璀璨的文明已經奄奄一息。

  這個時候,我們的主角(山姆)接到了一項任務,從美國東海岸起步,橫跨整個美國,抵達西海岸,將這中間的人類據點重新建立聯系,最終完成社會秩序的重構和人與人之間的重新連接。

  

 

  怎么樣,這個設定聽起來有點意思嗎?不僅如此,這游戲的出演陣容也很華麗。

  男主角的扮演者是「諾曼·李杜斯」,著名美劇《行尸走肉》中大名鼎鼎的「弩哥」,好萊塢的硬漢代表之一。

  

 

  女主角的扮演者是「林賽·瓦格納」,美國老牌實力派女演員,曾經獲得過艾美獎最佳女主角以及金球獎最佳女主角提名。游戲里她分飾兩角,其中一個將會用CG還原她年輕時候的樣子。

  

 

  配角陣容同樣不俗。邦女郎「蕾雅·賽杜」,北歐至寶「麥德斯·米科爾森」,奧斯卡最佳導演「吉爾莫·德爾·托羅」,戛納電影界最佳導演「尼古拉斯·溫丁·雷弗恩」,事業蒸蒸日上新晉女演員,最近出演了昆汀新片的「瑪格麗特·庫里」……

  

 

  

 

  

 

  

 

  

 

  還有一些游戲中戲份不多的友情客串,比如著名恐怖漫畫家伊藤潤二,脫口秀主持人柯南·奧布萊恩,TGA主持人杰夫·基斯利等等,太多了我都數不過來了……

  別說一般的游戲都請不來這些大佬,就算是放到好萊塢大片里,這陣容都可以說是非常豪華了。

  那么問題來了,拿著這樣豪華的出演陣容,《死亡擱淺》這游戲咋玩呢?我們的主角怎么樣重建人與人之間的聯系呢?

  答案是:送快遞。

  對,我不是在忽悠你,是真的送快遞。

  

 

 

 

  出發前管理好貨物

  

 

 

 

  跋山

  

 

 

 

  涉水

  

 

 

 

  運氣好的時候有個電動摩托

  

 

 

 

  運氣不好的時候走在路上還有人搶你的快遞

  這么一個牛逼的背景是世界觀設定,你給我說這游戲居然是一個送快遞模擬器,這游戲制作人腦子有問題吧?

  沒錯,他還真是腦子有問題。

  一個快退休的人了,明明可以好端端的在大公司里躺著賺錢,卻偏偏要自己從零開始創業做游戲。周圍所有人都給他說,這樣不行的,沒人成功過,但他就是不聽。

  做游戲吧,還不愿意直接照抄一些簡單容易的主流玩法,或者弄個手游換皮賺一波快錢,非要自己搞原創玩法。

  好不容易從索尼那里拿到了投資和合作,折騰三年多,結果掏出一個大家都看不懂的送快遞模擬器?

  到這里已經忍不住想跳起來抽他兩大嘴巴子,直到我看到了他的名字,然后就跪下了。

  小島秀夫。

  

 

  他是誰?

  日本傳奇游戲制作人,曾榮獲GDC終身成就獎,TGA游戲業界標志獎,入選DICE游戲名人堂,美國《新聞周刊》評出的“開拓未來的10人”中唯一日本人。

  而且這個學霸不僅成績好,為人處世也很到位,大半個游戲圈的從業者都把他視為偶像,甚至好萊塢許多導演和編劇等等也都是他的粉絲或者朋友。

  

 

  小島秀夫在2019年科隆游戲展發布會上登臺時的氣氛你感受一下

  而且大家放心,送貨只是這個游戲「表象」,小島秀夫真正想要傳達和探索的「內核」,是科技發展帶給我們便利,縮短人與人之間距離的同時,卻并沒有解決人與人之間無法相互理解,并由此催生的網絡暴力問題。

  

 

  「世界因為網絡被連接在一起,很多事情都變得非常便利。而另一方面,直接的聯系也帶來了諸如中傷或是網絡暴力的現象,游戲中也能看到各種相互攻擊的情形,我們就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里。人與人之間的羈絆究竟是怎樣一種東西,希望玩家們在游玩的過程里重新思考這個問題。」

  那游戲里是怎么體現的?我們可以通過一根「明線」和一根「暗線」來理解。

  明線上,就像上面提到的,游戲里的世界因為「死亡擱淺」事件導致社會分崩離析,主角山姆的任務則是通過給各個封閉獨立的人類據點提供必要的資源,獲取對方的信任,并說服對方加入自己所在的組織,大家資源共享,信息互通,恢復聯系,最終一起重建社會與國家。

  這是《死亡擱淺》通過游戲角色和劇情故事表達的人與人之間的聯系。

  暗線上,玩家每次完成送貨都會獲得一定數量的「贊」,《死亡擱淺》里的這個「贊」相當于其他游戲里的經驗值,拿的越多,等級越高,技能更強。

  

 

  問題在于,游戲系統給你的「贊」很少,想要快速升級,最好的辦法是從全世界其他《死亡擱淺》玩家的山姆那里獲得「贊」。

  怎么獲得呢?

  你可以在有陷阱的地方立一個指示牌,告訴大家這里很危險;你可以在小河中間建個橋,后面再來人就可以直接渡河;你可以在長途快遞的路上建個充電樁,后來的人就可以在這里給自己的電動外骨骼充電;又或者你撿到了另外一個玩家落下的快遞,然后幫他完成了這次送貨……

  

 

  前人造橋,后人點贊

  每個這樣的行為,都可能從現實世界的另一個玩家的山姆那里收獲一些「贊」,你做的好,做的多,自然「贊」也會更多。

  發現了嗎,《死亡擱淺》其實想讓玩家們在這個游戲里思考和完成一個可以說是史詩級的難題。

  「多為他人著想」

  我估計有人會說:放屁,我玩單機游戲就喜歡自己隨意折騰,搞的這么事多,大不了斷網玩。

  當然沒問題,游戲是自己的,怎么玩當然是自己的事情。

  但是一個人玩,不僅是升級慢,還會很難。

  需要修橋的時候素材不夠,只能一點點慢慢收集;遭遇戰斗的時候彈藥不夠,只能拔腿逃命;趕路的時候,你收不到任何提示,直接引發「虛爆」導致任務失敗,甚至讀檔都救不回來……

  

 

  小橋好造,但僅靠自己一個人想造這樣的大橋就很難了

  所以你看,《死亡擱淺》還想讓玩家們認識并思考的另外一個問題。

  「利人也是利己」

  如果聯網和其他人建立聯系,那么也許會有人給你捐獻多余的素材;也許會有人在戰斗地點附近準備更多彈藥;也許在危險的附近,會有人豎起一塊警告牌。

  就好像游戲中的角色那樣,當你選擇和外界斷開聯系,選擇孤獨,選擇只依靠自己的時候,就會變的非常艱難;而如果你與他人建立聯系,那么這個聯系將會給你和他都帶來更多幫助。

  啪,這「明線」和「暗線」一下子就合上了。

  

 

  你可能又會說:行,你理念很棒,我服,但游戲又不是電影,游戲得好玩才有人玩,才能玩的下去,這游戲看來看去就真是到處跑路送東西,聽著就很無聊啊?

  不怕告訴你,筆者在《死亡擱淺》發售前已經玩了幾十個小時了,經常晚上八點回家開機進入游戲,回過神來就是凌晨一點過了。

  為什么讓人如此沉迷?

  這個我不能劇透你,你得自己玩了才知道,說穿了,就沒意思了。

  

 

  當然不僅僅是因為風景好

  最后,我想說《死亡擱淺》的誕生并不是小島秀夫這個天才的靈光一閃,細細琢磨你就會發現,這個游戲誕生或許是一種必然。

  這游戲三個關鍵詞,孤獨,死亡,聯系,在小島秀夫的成長中都扮演了重要的戲份。

  小島秀夫出生在東京,三歲的時候跟父母一起搬到了關西兵庫縣的神戶市郊。父母整天在外辛苦打工賺錢,哥哥放學又比他晚,童年的小島秀夫回到家,他只能面對寂靜而空曠的房間,獨自度過一段時間。

  他自己在回憶錄里說過:“我恨這樣。”

  這是創作家的孤獨。

  在被媒體問及童年的什么記憶對他創作產生了影響的時候,小島秀夫認為是對“死亡”的回憶。

  他曾經在一條河里險些淹死,曾經被一只野狗攻擊過,曾經在跑過鐵軌時差點被經過的火車帶走。在小島的成長過程中,曾經數次遭遇生命危險。

  這是死亡的回憶。

  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他的作品成功讓自己與無數全世界的陌生人建立了聯系。銀行不給融資?沒關系,高管是他的粉絲;租不到好的辦公室?沒關系,寫字樓干部是他的粉絲;從零開發一個游戲引擎太難,沒關系,有人愿意無條件將自己的引擎送給他用;想要請好萊塢影星出演?沒關系,這些演員的孩子是他的粉絲。

  這是人與人的聯系。

  如果說《MGS》里傳達出來的反烏托邦,愛國者,反戰反核思想,是小島秀夫年輕氣盛時朝整個世界發聲吶喊的作品,是用來對抗的棍子,是一種「剛」。

  那么《死亡擱淺》就是他人到中年,對人生重新反省與思考后,用一種不顯山不露水的方式希望傳遞的感情,是把好東西收在身邊的繩子,是一種「柔」。

  由剛到柔,不是變軟弱了,這恰恰是一個人成熟的表現。

  這也是我為什么如此期待《死亡擱淺》的原因,有生之年能玩到這款游戲,是我,也許也是你的幸運。

  

 

  《死亡擱淺》11月8日正式發售,支持簡繁中文,首發獨家登陸PS4平臺。

  現在買一臺PS4你不僅能玩到《死亡擱淺》,還可以玩到2018年TGA年度游戲《戰神》,史上評價最高的漫改游戲《漫威蜘蛛俠》,2020年還有頑皮狗的全新力作《最后的生還者 第二幕》以及公布之初就備受關注的《對馬島之鬼》等作品,這些全都只能在PS4上玩到。

  雙十一PS4大促銷,你懂的。

  • 一鍵分享到:
2000多名玩家正在玩下面的網頁游戲 更多
熱門導讀 更多
  • Copyright www.ssdqpu.live All Rights Reserved.冀ICP備12003178號-2 京公網安備11011202001415號
丝绸之路走势图 大神棋牌比赛版 一般中彩票 360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大乐透开奖直播cctv2 时时彩开奖号码直播 新疆35选7福利开奖结果 吃鸡游戏怎么快速降落到地面 卖妈妈婆婆婚礼衣服赚钱 安徽11选5中4个号 银行 证券 保险 信托 谁更赚钱 25选7复式兑奖表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北单的奖金怎么算 亿贝彩票游戏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m 青海快3基本走势图